【韓葉】同學要相親相愛 (下)

#OOC有,私設有

#兩人高中時期,同班同學

#韓葉學霸設定

#文中雖然沒寫出來,但是班導是喻文州^_^

#灣家語,繁體字注意

【韓葉】同學要相親相愛 (上)




在那之後,韓文清很反常的經常主動管葉修的事情,上課睡覺會將對方叫醒,把他課本上的答案擦掉要對方照著上課進度時重寫;會在對方準備翹課的時候把他拉回教室;體育課時跟他1V1對打;體適能時會故意挑對方當搭檔,在拉筋時用力壓下他;800m測試時會多算他一圈,害葉修800m測試沒有過要重跑,雖然葉修也多算韓文清一圈,但是韓文清的成績及格不用重跑……諸如此類多種摩擦層出不窮。

 

就在中午葉修找不到他的方便麵,韓文清淡淡的回答他丟了時,葉修終於忍不住翻臉了。任何事情都可以忍,只有侵犯到他弟跟食物的事情不能忍!葉修用力踢翻韓文清的桌子怒吼。

「你他媽的到底想怎樣?!」

韓文清桌上的便當連著他的桌子一起被翻飛,韓文清手中拿著筷子懸在空中,顯然沒想到對方會有這樣的反應,韓文清在僵硬了兩三秒後才反應過來,手上的筷子用力朝地上一摔,用力站起,椅子應聲而倒。韓文清也發怒了,他用力抓住葉修的領子提到自己眼前,另一隻手舉起作勢要揍下去。

「媽的你不要以為這樣哥就怕了!」

葉修也抓住對方的領子,由於個頭比較矮,導致抓對放時的氣勢不足,但葉修將頭往後仰,同時拉住對方領子下壓,將自己的頭猛力往前撞,兩人額頭對額頭,發出很響亮的碰撞聲。完全沒想到葉修會做出這樣的舉動,韓文清眼前一黑放開了葉修的領子。

 

全班都在葉修翻桌子時尖叫,在葉修用頭撞上韓文清的頭時吵了起來。

「打架啦!!!!!」

「韓文清跟葉修打起來啦!!!!」

「誰快去叫老師來?!!!!」

班上有人想上前勸架,但是韓文清雖然被撞開來卻很快反應回來,對著葉修就是一拳過去,反應較慢的葉修臉上被拳頭打個正著,雙方體能上明顯的差距,韓文清較占上風。

但葉修也不甘示弱,站穩後就一腳踹向對方的小腿,韓文清一個踉蹌,扶助旁邊的椅子站穩後,準備又要打過去,這時被林敬言從腋下扣住手臂,旁邊張新杰趕緊上來抱住韓文清的腰讓他沒辦法移動,葉修也被方銳扣住手臂,一臉憤怒的瞪著韓文清,韓文清也是,還一直試圖往前攻擊。

這時老師終於到了班上,要大家把雙方拉開後,才開始詢問班上同學發生了什麼事情。

  

 

  

方銳把葉修帶離教室,到一邊的樓梯旁。

方銳感覺葉修很奇怪,他一直以來都不會把怒氣表現得這麼明顯。

「老葉你怎麼了?你平常都不怎麼動怒的啊,而且生氣也通常不會動手,只會笑著在別人背後捅刀,這次怎麼就直接打起來了?」

「媽的忍不了!老韓那傢伙管東管西還找我碴,我敬他是對手他卻這樣找碴,今天他丟我方便麵,以後天天丟我方便麵,我乾脆不用吃飯啦?!」

方銳聽著也覺得很奇怪,韓文清實在不是個無理取鬧的人,他很冷靜,雖然嚴格但也不會過於要求別人。

 

這邊的韓文清被林敬言跟張新杰拉到走廊廊底,冷靜下來後不像剛才動手那樣的怒氣沖沖,張新杰在一旁推眼鏡。

「你跟葉修怎麼了?」

「他先動手的。」

「不是問這個,是問你為什麼一直找葉修麻煩?」

「我找他麻煩?」

「不是嗎?」

韓文清皺著眉頭想,他並沒有一直找他麻煩啊,他會擦掉對方課本答案,是因為希望他上課認真聽課;體適能會多算他一圈是因為想讓他多運動,誰叫葉修平常不主動運動;會丟掉他的方便麵是因為吃方便麵不健康,不希望他吃。 

林敬言在旁邊看著,突然一臉怪異。

「你……沒感覺自己在找他麻煩?」

「我沒有找他麻煩的意思。」

「可是在我們看來你一直在找他麻煩。」

 

韓文清愣了愣,原來這樣叫做找他麻煩嗎?

 

張新杰跟林敬言也沒想到是這樣,一直以為韓文清很清楚自己在做什麼才沒有出言制止,現在看來韓文清這才反應到是自己惹怒葉修。

 

這時老師走了過來。

「你跟葉修誰先動手的?」

「他。」

「為什麼打起來?」

「我丟掉他的方便麵。」

「為什麼要丟掉他的方便麵?」

「一直吃方便麵對身體不好。」

老師愣了一下,原來韓文清也只是出於善意,但是這樣對葉修來說的確是過於干涉了,這種界定實在很模糊,老師決定先去問問另一邊的狀況。

 

老師到葉修這邊的時候,已經看到葉修冷靜下來並對老師挑眉,依然是平常上課時被點到回答答案的輕鬆模樣,看向一旁的方銳,方銳聳聳肩表示自己也不懂。

 

「你跟韓文清誰先動手的?」

「我先翻他桌子的。」

「為什麼翻他桌子?」

「他丟我方便麵。」

「你知道他為什麼丟掉你的方便麵嗎?」

「鬼知道。」

看來葉修雖然表現出無所謂的樣子,但卻還在氣頭上,從回答過於簡短就能看出來。

「你知道韓文清是因為覺得你一直吃方便麵對身體不好才丟掉你的方便麵嗎?」

葉修皺了下眉頭,心中有種怪怪的感覺,但是還是很不高興。

「但是他也沒有資格丟我方便麵,我吃方便麵不關他的事。」

「但韓文清是出於好意。」

「他沒跟我說過。」

 

老師覺得很頭痛,他根本沒想過這兩個成績頂一頂二的好學生居然會突然打起來,總覺得一般處理學生打架的方法根本不適用在這兩個人身上。

「你覺得你錯了嗎?」

「沒。」

「可是你動手打人了。」

「哥沒動手打他,只掀了他桌子,他要丟我方便麵,他也別想悠閒的吃便當。」

方銳瞪大眼睛,原來這才是他掀桌子的原因嗎?!原本只以為是生氣所導致的行為。

「可是你們還是打起來了。」

「是他先抓我領子的,看到他抓著我就要揍下來,我不得不自我防衛。」

老師在心中大大嘆了一口氣,葉修這孩子真的是太冷靜了,即使生氣到一個快要情緒失控,腦中還是理智的做出合理反應。

 

最後老師說了句「等等到我辦公室來。」

 

 

方銳陪著葉修到辦公室後,看到老師辦公桌旁已經站著韓文清張新杰林敬言三個人,老師訓話到一半,把這邊的兩個人也叫過來站著,韓文清就站在葉修旁邊,氣氛凝重。

 

老師並不擔心他們再打起來,但是要兩個人和好卻非常困難。

「你覺得你們有錯嗎?」

「沒。」兩個人的回答相同。

「但打架就是不對,我要罰你們你們應該沒意見吧?」

「嗯。」韓文清點頭。

「無所謂。」葉修聳聳肩。

 

老師笑了笑,說出他決定好的懲處。

 

「你們在放學後搬椅子到大操場中間,手牽手坐一個小時,回家後寫五百字反省心得給我。」

 

兩個人的表情突然變得很複雜,像是吃了坨翔的互看一眼,旁聽的三人聽到差點笑出來,忍耐著笑意,老師轉頭看向他們,他們抿著嘴看著老師。

 

「你們在旁邊負責監督他們以防再打起來,如果再打起來的話,葉修韓文清你們明天早上提早一個小時到校,繼續再大門口牽手坐一個小時,聽到了嗎?」

 

方銳已經忍不住噗哧了一聲。

 

韓文清跟葉修臉色一起很難看的點頭。

 

原本要回教室,葉修卻在轉角時走向不同方向,另外四個停住看他,方銳跟葉修比較好,由他出口問。

「老葉你這是要去哪?」

「翹課,吃飯。」

葉修懶懶的駝著背往學校後門的牆邊走去,韓文清拉住葉修的手臂把他拉了回來。

「上課了。」

旁邊三個人頓時緊張,這時葉修拍開他的手,挑眉說。

「哥沒吃中飯是誰害的?餓都餓死了又一肚子氣,放心哥放學前會回來做那個什麼鬼處罰的,鬼才想要明天早上在大家上學時跟你牽手……」

葉修邊說邊走掉,這次韓文清沒再攔他,他知道旁邊三個同學很緊張,只好跟著旁邊三人回教室。

 

葉修在下午第三節下課時回來了,還帶了幾個超商飯糰回來丟到韓文清桌上,韓文清挑了挑眉,葉修撇過頭。

「你中午也沒啥吃。」

有點意外的韓文清也沒推拒,點了點頭道了聲謝就吃。

 

看在眼中的旁觀三人組表示實在不懂這兩個人到底關係好不好。

 

終於放學了,韓文清面無表情的搬起自己的椅子,葉修則是一臉累感不愛,也搬著自己的椅子跟在韓文清後面走,全班除去旁觀三人都不清楚這兩個中午打架的這是要去幹嘛?拿椅子互毆?

 

方銳在一旁賤賤的說:「跟去看就知道!」

 

到了操場中央,椅子放好,兩個人坐在自己的椅子上,還沒心理準備好要牽手,旁邊的張新杰就推眼鏡提醒他們。

「現在是下午五點十分,六點十分才可以走,你們快一點。」

兩個人互望一眼,葉修首先伸出自己的手,另一手低頭摀著臉想死的心情都有了。

韓文清一臉複雜的牽上那隻手,另一手也摀著臉,因為他聽到周圍同班同學一起「喔~~~~~」的聲音了。

 

兩個人牽著手摀著臉聽著旁邊同班同學詢問狀況,方銳比手畫腳的解釋了一下這是處罰內容,而知曉後的同班同學平常沒少被葉修嘲諷過的都開始抓緊機會嘲笑葉修。

「哈哈哈哈哈哈!!葉修你也有今天啊以前不是很嘲諷嗎中午不是很威風嗎現在居然跟韓文清手牽手在這邊給大家看你現在感覺如何啊感覺如何啊?我要回教室拿手機來拍照留念這種畫面絕對百年難得一見……」話嘮黃少天第一個開炮,嘴上不停還跑回教室要拿手機。

其他人也開始笑著,但兩個人都摀著臉低著頭不說話,笑久了也就沒意思,該回教室拿手機拍照的同學拍完後也準備離開,最後只剩下三個人坐在不遠處以防他們再打起來。

 

「你幹嘛丟我方便麵。」韓文清聽到葉修悶悶的聲音傳過來,其他三人沒聽到。

「一直吃方便麵對身體不好。」

「關你什麼事。」

「……我看不慣。」

「可是方便麵方便。」

「但是對身體不好,你家沒有幫你準備便當嗎?」

「……有,可是我不想帶。」

韓文清愣了一下,他實在是沒想到葉修家裡有準備便當他卻不想帶。

「為什麼?」

「………………因為便當盒是粉紅色的。」

韓文清又愣了一下,但是嘴角慢慢上揚,忍住笑意後又聽到葉修傳來悶悶的聲音。

「還不都是哥忍你忍很久了。」

「我怎麼了?」

「你擦我課本答案,體育課找我碴,體適能又硬壓我,你又不是不知道哥的筋很硬,800m跑步時又多算我一圈,害哥沒及格又補考一次。」

韓文清心想,張新杰跟林敬言說的果然沒錯,原來自己的好意在其他人看來就是找麻煩。

韓文清無奈的覺得誤會還是要說開的好。

「我擦你答案是想要你上課認真聽課,不要打瞌睡;體育課是希望能跟你對打,體適能是想要你成績好一點,800m是想要你多運動,平常你不怎麼運動才讓你多跑一圈。」

葉修愣了愣,也沒想到韓文清不是單純找碴,聽到這番回答時心中有點怪怪的感覺,在還沒整理出這種感覺的答案時,韓文清又接著說。

「如果你不想帶家裡便當,我幫你帶,不要一直吃方便麵。」

「……你的意思是要給我帶便當?」

「嗯。」

葉修心中的感覺又更奇怪了,腦中浮現了一個猜測。

「老韓你該不會喜……」

「喔耶!六點十分了!可以回家了!!」方銳大聲的打斷兩人的悄悄話。

兩人瞬間分開彼此牽著的手,站起來跟著另外三人回叫是拿書包回家。

 

 

韓文清在回家的路上看著自己之前牽著的手,葉修的手有點涼涼的,但是現在自己手掌心的熱度一直降不下來,心跳也比平常快一拍,想著自己脫口而出的承諾,在心中有著微微的欣喜感。

 

嗯,明天要給葉修準備什麼飯菜好?

 

 

#END#


#人妻老韓嗚啊啊啊啊!!

#關於兩人操場牽手一小時示意圖可以搜尋「男學生打架 校長罰兩人手牽手1小時」

 #兩人之後並沒有當職業選手,所以這篇可以說是架空_(:3 」∠ )_

#至於老韓的便當,其實是家裡前一天晚上的剩菜,而且是家人準備的。之後答應葉修幫忙準備便當後才開始自己準備兩人份的便當,由此可見韓家父母非常緊張(笑

#之後想寫葉修跟葉秋的小學時期,葉修可是很寶貝弟弟的呢W



#把國中生改成高中生,果然要談戀愛還是要高中之後再開始(´・ω・`)

 
评论(1)
热度(46)
© 貝*=☆|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