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讓哥吃個夢

#現代架空,OOC注意,私設有

#灣家語,繁體字注意

#老葉是食夢魔,老韓是容易招惹夢魘的體質

#下篇連結:【韓葉】讓哥吃個夢(續)



這天晚上,韓文清又從惡夢中驚醒了。

比照以往經驗看來,接下來在繼續睡絕對會繼續之前的惡夢,醒來後韓文清乾脆的起床沖個涼,坐在自己的書桌前溫習功課。

韓文清現在是個高三准考生,自己想要考中的學校是外縣市的一間很不錯的大學,成績要求想當然也不低。

已經連續兩天做著相同的惡夢,今天是第三天,惡夢是相同的內容卻又不太一樣,是比之前更恐怖更讓人噁心的情境。即使韓文清不怕惡夢的內容,卻也無法控制在夢中的自己做出任何現實中自己不會做出的反應。


韓文清已經連續三天沒睡好了。

原本就很兇惡的長相現在看起來更是令人害怕。


......大概就是從以前收到錢包到現在連手帕便當都會莫名拿到的程度吧。


從小就很容易做惡夢,明明自己長相兇惡,卻還是每每在夢中被追殺被推落被各種各樣恐怖噁心的對待。但是他也清楚這惡夢也不會做超過五天以上,每次在最晚第五天的時候就會先聞到一股煙味,然後在他做惡夢的時候摸著他的頭,很溫暖、很安心,在那之後惡夢也沒有了。

但是那全都是錯覺。

他沒有在惡夢消失時醒來過,應該說那種感覺也是透過夢中感受到的,韓文清不會很夢幻的幻想著有人一直守護他,但是在夢中那個人的確在,雖然沒見過面沒說過話。他不會想一定要跟他見面,他只是夢中會解救自己,講白了其實也是自己幻想出來的。


這是韓文清對從小到大做惡夢的循環的解釋。


韓文清讀書讀累了,打起了瞌睡,眼睛慢慢的闔上了。


房間的空氣凝滯,突然有人從窗戶探頭近來,左右看了看後整個人飄進房間中。


......是用飄的你沒看錯,韓文清住在五樓,而且剛剛窗戶並沒有打開。


男人就這樣穿過未開啟的玻璃慢慢的飄在韓文清的房間中,先前的那股凝結的氣氛並沒有改變,韓文清趴在桌子上睡的很沉。男人走到韓文清的身旁,輕輕的摸著他的頭,男人閉上眼睛,輕笑了一聲將手移開時手上抓著一個半透明的混濁氣體。


男人拿著那個氣體放進嘴裡,像是在吃什麼美食一樣津津有味。


「多謝招待。」男人說著又從進來的窗戶飄離開。


韓文清緊皺的眉頭此時已經鬆開並且一夜好眠。




韓文清考上了他的目標大學。


上大學後不知道是因為忙到沒時間做夢還是太過充實了,有好幾個月沒做惡夢了,終於忙的告一段落後,這天晚上,他做惡夢了。

被驚醒的韓文清很老練的決定了後半夜該做些什麼,換上運動服出去慢跑幾圈,回房沖個澡後準備隔天上課要用的東西。


隔天晚上韓文清又被驚醒了。


這次他想著不管夢直接睡,所以繼續躺在床上發呆,慢慢的睡去後,夢中依然是那恐怖噁心的景象。

韓文清反覆的被驚醒、在床上發呆、睡著、又被驚醒,無限輪迴著直到早晨的到來。

他做了一晚上的惡夢,早上食慾很差,心情也很不好的去上課,中午到了也沒什麼食欲,但是肚子餓的可以。多少吃了點東西,身體狀況好了點後晚餐好像也沒事了。


但是晚上睡覺還是繼續做著惡夢。

韓文清連續做了惡夢到了第五天,心想著也差不多了的當晚,並沒有出現一直以來的那雙令人安心的手。


就這樣連續做惡夢做了兩週。


韓文清緊急送醫。


病因是爆肝、緊急腸胃炎、營養不足......等。


韓文清躺在醫院的床上,要睡也不是不睡也不是。

睡著了,就會夢到那個持續成長了兩週的恐怖惡夢,即使自己不怕,卻也總是會覺得噁心不舒服,被驚醒後精神更差。


到了晚上,韓文清躺在床上發呆著,慢慢的又闔上眼睛睡著了。

才剛睡著不久,連惡夢都還沒出現,他就先聞到一股煙味,這讓他即使入睡也下意識緊繃的身體放鬆了,他知道,那個解決惡夢的錯覺來了。

惡夢的畫面出現,他在很遠的地方看到以往沒出現過的人,他撐著紅傘被對著自己,完全遮掉他的半個身體。


隱隱約約的聽到他碎碎念著。

「怎麼搬這麼遠,害哥找不到,這次養的真肥,再晚點你的小命就不保囉!」

他快速的轉了一圈傘後,將傘收起一劃,被劃過的地方明明什麼都沒有,卻出現了空間剝落。他好像發現了什麼轉過頭來跟自己對上眼睛。

「嘖,居然被看到了。」話還沒說完,撐著紅傘的人就先消失了。


空間持續剝落,韓文清從沒見過這樣的夢境,他掙扎著想讓自己醒來。

猛的張開眼睛,自己依然在醫院,身邊沒任何改變,韓文清左看右看,在他轉向房內的一瞬間看到一道白影往另一邊的窗口去了,韓文清手腳很快的抓住了對方的衣角,對方重心不穩往前栽,原本以為會摔倒,結果對方卻飄在空中。


「你是誰?」韓文清看著眼前的男人,蒼白的皮膚,虛胖的臉頰,有點憔悴的眼窩,白色的衣服和白色的長褲,嘴巴上叼著一根菸,煙繚繞著讓飄著的男人更加飄渺。


他也只是懶懶的笑了笑。

「哥就是你們說的那個什麼食夢魔,你天生容易招惹夢魘所以哥已經是你的常客了,你的惡夢很好吃,謝謝招待~」


韓文清一點都不想招待他,他臉色沉了下來。


「欸欸瞪什麼瞪!我可是在你需要幫忙時出手幫你的恩人耶!你怎麼可以這麼對哥!」


韓文清心情依然不是很好,但是耐不住這幾個禮拜的睡眠不足,他有些睏。男人像是看出這點一樣,輕聲的說著。


「快睡吧,今晚你能一夜無夢的,哥保證,睡吧。」語畢,對著韓文清的臉吹了一口菸,韓文清沒覺得嗆鼻,反而聞著很舒服很安心的睡著了。


隔天早上韓文清醒來,真的是完全沒有夢到任何東西,精神好了許多,左右看看病房,並沒有看到男人的身影。


回歸了校園生活,他想只要下次再做惡夢,就能遇到他了,只是沒想到,隔了好幾天的晚上,他做了一個難以啟齒的夢。


夢中,那個男人嘴上咬著菸,慢慢的向自己走進,然後摸著自己的頭、臉、脖子、一路向下,自己也沒什麼反抗,最後甚至將對方壓到自己身下,並且......


韓文清醒了。


韓文清整個人都不好了。




又是兩個月過去,這天晚上他難得的夢到了惡夢,在惡夢中的自己看起來有點期待又有點害怕,他知道自己在期待什麼。

可是早上醒來後,依然精神狀況很差,惡夢沒有中斷。


三天後,他在夢中聞到菸味。


然後他立馬驚醒,眼睛張開看到對方的手還放在自己額頭上準備要抽離,老韓抓住葉修,葉修表現的有點驚訝並且非常不滿。


「幹什麼幹什麼!哥都還沒吃飽你醒來幹什麼?!」


韓文清盯著他,最後說了句。

「韓文清。」

「蛤?」

「我叫韓文清,你叫什麼?」

「我叫什麼不重要啊!重點是我還沒吃完那個夢啊!」

「你叫什麼名字?」

「.......葉修。」


韓文清得到想要的答案後放手,但葉修看起來很洩氣。


「這樣以後哥要怎麼吃飯啊。」語氣很是悲傷。

但看向葉修的臉,韓文清只覺得這個表情很欠揍。


「可惡你快睡!哥要吃飯!」


葉修又吹他一臉菸,他又抵抗不住睡著了


隔天早上他不記得那個惡夢是怎麼被吃掉的,他沒感覺到他有作夢。

這天晚上睡覺他沒夢到任何東西。






「唷,老韓啊,歡迎回來啊。」


回到宿舍打開門,看到葉修坐在自己位置上翹著腳在用他的電腦。


「我想過了,以後哥要定居你這,還是你的夢最好吃了。」


晚上他上床睡覺時沒看到葉修,反正他沒辦法用電腦的時候都會消失不見,他也就沒多在意了,反正只要他在自己就不用擔心做惡夢。


可是他卻做了春夢。

而且還是跟葉修的春夢。

大概已經認命了,他也不反抗,在夢中好好的享受那個比現實認識的那個葉修還要柔順的他。

前夕做足的老韓準備將自己放入對方。


然後他醒了。

他看到眼前放大N倍的葉修的臉,額頭上還放著葉修的手。


「老韓啊,哥不知道你這麼飢渴,春夢還是夢到我,我想我可能要基於人身安全考量離開的好。」葉修滿臉複雜的說。


韓文清才不管他說什麼,既然人在眼前,還不要命的壓在自己身上,他一把壓下葉修的頭跟自己接吻。


韓文清手往對方身下游走,葉修發出一點哼哼的聲音抗議。韓文清翻了個身將對方的衣服脫掉。


「老韓你耍流氓啊!!」


「就是,怎麼?」


葉修被堵的不知道要怎麼回。


「老韓,哥還是第一次,你就溫柔點吧?」


(拉燈)


事後,葉修整個人都要散了,韓文清躺在一旁睡的很舒爽,葉修很心塞。


從此食夢魔跟他的美味惡夢來源從此過著幸福快樂的日子(X


#END 【韓葉】讓哥吃個夢(續)

 
评论(4)
热度(65)
© 貝*=☆|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