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這是你遺失的龍1

#別問我標題怎麼取的(X

#灣家人,繁體字,OOC注意

#架空奇幻背景,詳細設定不明,腦洞隨意生成的內容(炸



龍在這個大陸上是很珍貴的存在,牠們住在深山、孤島、深海......一般人無法到達的地方,但總是有貪婪的冒險者們為了不知道真偽的傳說而去打擾神聖的龍。


傳說有一個城鎮,與龍交好,甚至得到了龍的庇護而興盛,但也隨著不知滿足的人類而造成龍的離去。大陸上流傳著各種千奇百怪的版本,有人說有人觸碰了龍的逆鳞、有人說是龍完成了使命、有人說是龍愛上的人類死去、也有人說是龍愛上了其他村的人類並隨著他離開。總之說法不一,因為是傳說,也不知道這個城鎮叫什麼在哪裡,只知道城鎮最後滅亡了無從考查。


讓我們將鏡頭轉到一座高山上,這座山的高度已經不是一般人來旅遊逛逛冒險打打小怪的地方,海拔如此高的山上什麼都沒有,溫度低的讓許多植物無法生存,更遑論動物。

但我們看到在山的最高處,一個渺小的人類就這樣無畏無懼地行走,他背後揹著包裹露出了一角這裡才有的植物,似乎是因為採集植物才上來的,他找到一處山洞,因為天黑所以躲進去休息。人類感受到山洞裡面比外面暖和一點,所以往裡面走了一些,在還能看到外面的距離放下物品升火休息。突然山洞深處傳來類似動物的低吼聲,人類立馬警覺,突然一陣狂風從裡往外吹去,然後走出了另一個全身光裸的人類。

「.......葉秋?!」

「唷這不是老韓嗎?」全身光裸的葉修並沒有任何害臊,行為舉止正常的像是人類本該不穿衣服。

「你怎麼在這?」

「哥想在哪就在哪,這不是理所當然嗎?對了老韓,我現在叫葉修不叫葉秋了。」回家後自己的弟弟找他發難過後他也乖乖的改回自己名字。

「你失蹤後去哪了?」

「哥就在這啊。」

「在這待了三年?」

「原來已經過三年了啊。」

「是,而且已經沒有嘉世了。」

「喔?那你們霸圖呢?」

「一直都在,一如既往。」

「其他基地呢?」

「也是。」

「不錯啊,沒想到哥不在的三年居然沒什麼變。」

「.......................................在那之前你可以先把衣服穿起來嗎?」韓文清很艱難的看著眼前葉修在對話的時候從頭到尾都泰然自若,剛剛還直接在他旁邊就地坐下,放眼望過去胯下一覽無遺,韓文清有點尷尬的把視線定在葉修臉上。

「啊?喔我沒有衣服,借我幾件吧老韓。」

韓文清二話不說就把包裹裡的一套衣服往他身上扔。

葉修把衣服穿好,韓文清的衣服穿在葉修身上略顯寬鬆,褲子甚至要用腰帶才能固定住,然後葉修的肚子發出了巨大的飢餓聲響。

「老韓,給點吃的吧?」

「.........」韓文清瞪了葉修一眼,把乾糧分給他一些,但葉修的食量不容小覷,他吃完了一人的份量後還是覺得餓。

「嘖吃不飽,不能現在下山嗎?」

「天黑了,很容易出事。」

「怕什麼?哥帶你走!」葉修二話不說就往外走,韓文清拉住他要他今天先休息睡覺。

「都睡三年了還睡.......」葉修小生嘟囔著,韓文清沒聽清楚。

「你說什麼?」「沒事沒事,睡覺就睡覺,老韓你冷不我給你當天然暖爐!」

葉修說完就一把撲倒韓文清,太突然了導致韓文清沒注意跟著葉修往後倒,沒有緩衝的後果就是他的背跟頭不小心撞到了有點痛,韓文清摸到了葉修的手臂發現葉修的體溫很低,才準備詢問就發現葉修已經趴在他身上睡著了。

葉修在睡著前心裡想著:好久沒碰到溫暖的東西了........ 

韓文清心情複雜,他什麼時候跟傳聞中的死對頭關係這麼好了?而且看葉修的行為好像這是再自然不過的舉動,似乎是時常這麼做。就在韓文清整理思緒的時候,懷中的葉修體溫漸漸恢復,兩人抱著有越來越溫暖的趨向,最後韓文清催眠自己就當是個暖爐吧,這樣一想他也就漸漸進入夢鄉。


隔天韓文清是被冷醒的。

起床後並沒有發現葉修的蹤跡,韓文清把東西收拾好後葉修從山洞外走進來,由於韓文清在山洞內往外看所以背光,並沒有看清楚葉修的狀況,等葉修走近後他才發現葉修又全裸了。

「.......你的衣服呢?」

葉修有些尷尬,他剛剛不小心把衣服弄碎了,在他變成龍的時候。

沒錯,葉修是條龍,他在這山洞裡睡了整整三年,期間有醒來到山下捕捉獵物來吃,回歸自然的葉修在深山裡只靠本能生存,對於遵從本能行為放縱自己三年的龍來說,一瞬間要回歸人類社會秩序也難免有些混亂不習慣,就如他昨天走到韓文清面前甚至沒發現自己沒穿衣服,因為龍本來就不穿衣服。

「剛剛去捕魚,衣服不小心濕了。」有點牽強的解釋,不過也好過沒解釋。

「......那濕的衣服呢?」

「放河邊被沖走了。」

「魚呢?」

「吃完了。」

「........」韓文清很想掐死眼前的人。

「老韓借我衣服吧!」葉修依然不要臉的伸手。


兩人相伴下山後,葉修表示想繼續跟著韓文清到霸圖,依霸圖以前跟嘉世的關係怎麼也不可能歡迎葉修,但是首領帶回來的人,他們不爽也只能忍了。

「呵呵,你們霸圖還是一樣很有精神呢。」葉修笑著看霸圖的人在旁邊瞪他罵他對他比中指。

韓文清把人帶回來也不知道要幹什麼,但其他基地聽說葉修歸來後有不少人專門為了葉修到霸圖去朝聖......關心。第一個衝到霸圖找人的就是一樣從嘉世流離出來的蘇沐橙,看到葉修的瞬間紅了眼眶並且衝過去抱住葉修。這讓一直在猜測兩人關係的重人們又多了可以聊的八卦,本來嘛在嘉世的時候葉修跟蘇沐橙這對最佳搭檔就一直都有緋聞在,兩人也從來沒避過嫌,據可靠消息聽說他們在嘉世的時候甚至還住同一間房睡同一張床。

韓文清看了抱在一起的兩人,心裡有一點不是滋味,但沒多表示就先回他自己的辦公室,他離開的時候一定堆了很多事情要處理。

久違重逢的兩人依然抱在一起,蘇沐橙窩在葉修懷裡問著:「你這幾年到底去哪了?」

「也沒去哪啊,就回家補眠。」

「身體怎麼樣了?」

「沒事了。」

「真的?」

「哥都睡了三年還補不回來我也不用說我是......」葉修後面沒說出來,只對著蘇沐橙眨眨眼示意。

「好吧,你要來我現在待的地方嗎?是一個偏遠的小村莊,你應該會喜歡。」

「......哥還有點事想待在霸圖一陣子。」葉修瞇了瞇眼,眼中閃過蘇沐橙看不懂的情緒。

「好吧,那之後晚上你不就要去找韓隊了?」

「是啊我前幾天才用過的,不錯。」

蘇沐橙笑了笑,她感覺到葉修的體溫從剛剛的冰冷到跟人類差不多的溫度,原本想著差不多要放開了,但真的太久沒見了也就旁若無人的繼續抱著葉修。

「聽說葉秋回來了啊在哪在哪在哪!回來第一件事情居然不是找本劍聖一決高下而是到宿敵霸圖的地盤上幹什麼?當初打到一半沒分出勝負的對決現在再來啊老葉不要裝死,唉呦喂我的眼睛啊放閃不要放得這麼正大光明好嗎注意點素質啊!」遠遠就聽到黃少天由遠至近的話嘮攻擊,由於從黃少天的角度看過去只看到葉修的背影,他懶得搭理他就沒轉身,黃少天走近看到抱在一起的兩人就整個人都不好了,這是諷刺我們藍雨沒有女性嗎?!

「羨慕忌妒恨啊,你們和尚廟就別妄想了,早叫你們收些女性戰力。」

蘇沐橙想想還是放開了葉修,雖然她不怕誤會,但不代表別人能接受。葉修也無所謂,面對過了幾年後還是未曾改變的黃少天,葉修難得有心情跟他抬兩句。

「當初那場對決不是早就分勝負了?哥可是風風光光的贏了啊。」

「扯淡扯淡扯淡!那明明就是意外怎麼能說是你贏了?!老葉你不要臉啊就一棵樹壓下來本劍聖來不及逃你居然還敢拿來說,那場不算怎麼能算呢你怎麼可以用一棵樹來決定勝負,如果是這樣也太心髒了這麼心髒根本無法治療,啊本劍聖忘記你早就棄療了!」

「這說明了哥不用出手也能贏你。」

「呸呸呸呸!不管那場就是不算不算不算不算,葉秋葉秋葉秋在來PKPKPKPKPKPK!!!」說著黃少天邊抽出冰雨,但葉修根本懶得管他,何況現在身上沒有任何武器。

「哥現在叫葉修。」糾正了他一下,葉修根本懶得跟黃少天打。

「哇靠怎麼改名了什麼時候改名了以前為什麼要叫葉秋現在叫葉修?!」

「總之現在叫葉修。」他相信黃少天會幫他宣傳出去以後就不用一個個糾正了。

看到韓文清從辦公室走出來,葉修笑了笑迎上去:「老韓啊,哥決定在你這打擾一陣子了,光榮吧!」

韓文清的臉色有點黑。


韓文清的臉色黑的不能在黑了,瞪了一眼自動自發到自己房內還躺自己床上的人,他表示不解。

「回你自己房去。」

「不行啊哥今晚房間借沐橙了,只好委屈來你這睡了。」

「去找新杰再要一間房。」

「這時間小張睡啦。唉呦別糾結又不是沒一起睡過你猶豫什麼!」葉修伸手把韓文清拉上床,被葉修碰到的皮膚感受到葉修手掌的冰冷,韓文清這次起了疑惑,他主動靠過去把手放在對方額頭上,顯然這樣主動反而讓葉修驚嚇了一下。

「你怎麼這麼冷。」

「哥天生體質虛寒。」

「體溫也不該這麼低。」

「天生的。」葉修聳聳肩,沒有繼續解釋下去,但被碰著的地方漸漸回溫,韓文清也就沒繼續問下去了。

最後兩人還是同床睡了,不過兩人分得很開,互相都沒有接觸到彼此。


早上醒來韓文清第一眼看到的是雜亂的頭頂。

而且被窩裡面溫度很高,葉修整個人扒在韓文清身上讓他動彈不得,當然要暴力處理是沒問題的,他們到底是怎麼變成這樣的睡姿的?韓文清不解。韓文清自認警覺性很高,即使半夜只是一聲狗叫也能醒來,但昨晚整個人被抱住了卻還死死的睡到現在。

「葉修,放手。」葉修皺了皺眉頭,頭蹭了蹭繼續睡。韓文清皺眉,感覺很怪異。

「葉修,起床!」韓文清大聲了點,葉修終於嗚了兩聲抬頭看向韓文清。

「老韓早啊。」葉修終於放開韓文清坐起身來,韓文清俐落的翻身下床,在廁所洗漱好後出來看到葉修又躺回去。

韓文清把蓋在他身上的被子抽走,葉修瞬間就被冷醒了。

「嘖,要死啦,起床就起床。」葉修抓著雜亂的頭髮走進廁所。


之後的日子也像這樣平靜地度過,霸圖的人發現葉修的曖昧對象從蘇沐橙變成他們首領後整個都不好了,即使蘇沐橙離開了,葉修還是死賴在韓文清房裡不走,各種理由各種忽悠,現在更是會在白天動手動腳的,有時候他們甚至會直接開打。

「葉修是不是對韓隊有意思?」張新杰分析。

「那畫面太美我不敢想像,放著好好的妹子不去泡跑來追韓隊絕對有問題!」張佳樂在霸圖看兩人相處也覺得很奇怪。

「或許只是葉修的習慣?」林敬言思考。

霸圖三人私底下在討論著兩人,而目標兩人正在辦公室裡,葉修百般無聊的躺在沙發上拼湊手上的小零件,韓文清泰然自若的坐在辦公桌上處理著文件。

「欸老韓,我說你們基地的防災措施做得怎麼樣?」

「問這個幹嘛?」韓文清頭也沒抬的繼續自己手上的作業,他已經習慣這些天來葉修閒來無聊會找他抬槓。

「問問啊,哥怕自己在這邊人身安全受到威脅。」

「不需要你擔心。」

「是喔那平常會演練嗎?」

「每年一次。」

「什麼時候?」

「上次演練是半年前了。」

「大家都熟嗎?」

「還可以。」

「如果真的要從基地撤退的話,霸圖行不行啊?」

「行。」他相信霸圖會做得很好。

韓文清有些奇怪的看向葉修,這話題有些沉重,疑惑葉修提這個問題的用意,他看到葉修雖然漫不經心的在用自己手中的東西,但眼神裡充滿著算計。

「你想幹什麼?」

葉修愣了一下,抬頭看和韓文清對望了一眼,發現韓文清似乎感覺到了什麼,葉修任命的嘆了口氣。

「只是希望災難來臨時能你們的損傷能降到最低。」語氣乍聽之下還算普通,但隱約帶點滄桑。

韓文清想到嘉世,就是山崩造成的滅亡。

「節哀。」

「沒事,擔心什麼,嘉世雖然沒了但人都好好的就好了。」葉修笑笑。

當初一個大地震搞的大陸上四處受災,最嚴重的則是基地在山腳下的嘉世,嘉世因為地震關係撤離了基地,不久後就因為山崩而淹沒了基地,奇蹟似的無人死亡,嘉世的人流離失所最後裡面的人各自到其他基地去發展,嘉世也就因此滅亡。

然而事情的真相永遠沒有如此簡單,為何會造成如此嚴重的山崩呢?其實是因為嘉世平常砍伐樹木過頭,導致地基不夠堅固,雖然葉修以前曾阻止過,但陶軒依然追求興盛而繼續破壞自然,最後導致自然的倒戈也不能怪誰。另外有個只有蘇沐橙知道的內幕,在地震過後葉修立馬到山上編成龍延遲山崩,也因為這樣受了重傷,之後失蹤回到高山上養傷。

此次葉修留在霸圖就是因為身為動物的本能感受到了危機,他還是依然做出保護的決定,待在災難中心等待災難的到來。


#TBC 2連結


#明明只是想要寫個短篇,怎麼感覺越寫越長!?

#黃少天好難寫QQ 但是字數有保障(欸

#期末考結束後原本想來碼文的,結果短篇內容都打結寫不順,長篇還不想下坑所以沒開始寫,結果導致最後乾脆不管合不合理總之就是隨便寫了這篇文XD

 
评论(3)
热度(58)
© 貝*=☆|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