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這不科學!

#標題全文:【總是遇到你,這不科學!】

#驚嘆號是篇數(咦

#現代靈異(?)PARO

#老韓是警察,葉修是能通靈的無業遊民(?)

#灣家人,繁體字,OOC注意

「碰!」

一聲巨響傳出,伴隨著四起的尖叫聲,在一棟高樓大廈的一樓,一團血肉模糊,周圍的路人甚至被高空落下後撞擊地面的血噴濺到,可怕的一幕就這樣在大家眼前上演。

「有人跳樓啊!!!!」

過沒多久,警車就過來封鎖現場,警察開始詢問目擊證人的證詞。

帶隊的隊長,韓文清此時正在頂樓找著蛛絲馬跡,剛剛已經聽過他們家屬的證詞,說是絕對不可能會自殺的,那就必須要找到他殺的證據,但在頂樓根本沒有任何除了死者以外的痕跡。

這個案件收集的證據及證詞之下,只有可能是自殺,即使家屬上訴,也只能把這案件擱著看之後會不會再有進展,但通常這種案件基本最後只可能會以自殺結案。

現場封鎖後該整理乾淨的整理乾淨,韓文清收隊回警局,路上他想不明白一些事情,這些線索只有自己警隊的人知道,家屬及其他人並不清楚。

死者在樓頂的邊緣有掙扎的痕跡。

這讓韓文清非常不解,最後張新杰推斷,可能是死者在最後跳下去之前反悔,但重心不穩卻還是掉了下去。

證據收集下來也的確指向這樣的推斷,所以還是跟家屬說了會以自殺結案,如果在不服繼續上訴,頂多只會延長幾天結案,並不會有任何變化。

收隊離開的時候,韓文清看到一個看似不修邊幅的男人正若有所思的抬頭看著頂樓,旁邊路人都是圍觀著竊竊私語,看的也都是死者落下的地方,只有這個男人他一直盯著頂樓看。

那個男人突然把視線移開卻剛好對上韓文清的視線,雙方皆愣了一下,然後就看那男人對他笑了一下點個頭,然後就轉身離開。

.................不太對勁。

韓文清做警察這行這麼多年,這種行為舉止絕對不對勁,他吩咐了自己警隊的人之後換上便衣來這邊留守,或許是他殺,真有犯人也說不定,搞不好晚上就會回犯案現場要收回犯案證據。

當天晚上,正在留守的林敬言正好看到韓文清說的那個男人手提著一袋滷味,身穿白色T恤,腳穿著藍白拖鞋,聳拉著肩膀,一副懶洋洋的樣子靠近案發現場的這棟大樓,林敬言不動聲色的觀察,而那個男人就這樣正大光明的走進大樓中。

林敬言立馬用無線電通知正在頂樓待命的韓文清。

過沒多就,在頂樓外的韓文清就看到頂樓門的把手慢慢的轉動,在晚上月光打下來的氣氛下,有種陰森的感覺,但韓文清從來問心無愧,雖然不怕鬼神但也不會對此無禮,寧可信其有。可此時韓文清根本沒想到那層面去,他只知道門後的那個人可能是犯人,而且可能要回犯罪現場取回什麼東西。

韓文清就看到傍晚見到的那個男人很自在的打開門,然後很自在的關上門,他走到頂樓正中間的那片空地,原地坐下。

「這下你滿意了吧?」男人說著,由於音調跟普通跟人面對面對話一般,躲在一旁的韓文清要仔細聽才能聽清楚。

「早說過不要做的這麼明顯了,你還是這麼幹了,唉。」

他在跟誰說話?韓文清心裡疑惑,該不會在他來之前就已經有別的人在了?!那他豈不是很危險?韓文清的手緩緩的扣到腰間的小槍上,打開保險開關。

「怎麼?還不滿意啊?快去投胎吧!在不早點走搞不好好位子都快沒了。」那男人依然自言自語道。

「別來找我啊,你也知道找我沒用。」那男人居然開始拿起手中的滷味吃了起來。

「陪你聊聊天到是沒問題,你說吧,我聽著。」說完這句,那個男人就安靜了下來,似乎真的在傾聽別人說話,邊吃著滷味邊點頭表示聽著。

韓文清在一旁很耐心的等著,卻看到那男人把東西吃完後收拾了一下就準備要離開了。

「好啦我回去啦,現在你完成心願了,也沒辦法投胎了,等著陰差來抓你下地獄吧。」說著可怕的內容,卻好像隨口道別一般,但之後的那句話讓韓文清立馬警戒起來。

「嗯?你說那邊有人?」就看男人轉頭看像韓文清躲著的轉角,韓文清立馬轉身衝出用槍指著男人大喝一聲。

「不准動!」同一時間頂樓的門被撞開來,韓文清的小隊警員通通衝了出來面對四面八方警戒著。

「臥操!有人你也不早說!!!!」男人雙手舉起,手上還拿著滷味,嘴邊還油膩膩的,一臉驚恐的看著韓文清,但顯然剛剛那句話不是對著韓文清說的。

「另一個也出來!」韓文清大喝,他剛剛已經偷偷確認過另一個人絕對不是在他身後,那只要是在他身前的他都能應對,而且林敬言跟張新杰他們都在,論人數他們不會輸。

聽到韓文清的話,男人露出有點奇怪的表情,他看著韓文清說:「只有我一個人啊。」

「少廢話,我聽到你在跟別人對話,另一個一定在,再不出來我就要徹底搜了。」

「不騙你啊真的只有我一個『人』啊。」男人哭笑不得的說。

林敬言帶人地毯式搜索了一圈後確認真的沒有其他人後回報韓文清。

韓文清瞇起眼睛,放下槍走到男人身邊,男人依然舉著雙手不敢輕舉妄動,韓文清沒拿槍瞄他,旁邊可還有其他警員在拿著槍指著他呢。

韓文清伸手摸了摸男人的褲子左右口袋,也摸了摸屁股後的口袋,看著他全身能裝的了東西的只有這些地方,但搜出來的只有一個錢包。

韓文清翻看了下錢包內的東西,看到了身分證上的名字,葉修。

「你的手機呢?」韓文清問。

「我沒有手機。」葉修回答。

「那你剛剛在跟誰說話?」

「呃......我自言自語。」

「你分明在跟別人對話,說,你在跟誰說話?」

「我說是鬼你們信嗎......」葉修有苦說不出,他這句話說得很小聲,但還是讓韓文清聽到了,韓文清瞬間正色,說把人帶回去。

在那種地方,如果真的是好兄弟的話,那可不是開玩笑的,面對未知的東西,還是回自己地盤上去來的安全。

雖然不怕,但也多少碰過類似事情的韓文清很清楚如何應對。

回到警局後,葉修被扣押在偵詢室裡,韓文清跟小隊的人討論了一下情況後才到偵詢室去,韓文清帶著張新杰到偵詢室,就看到葉修正發著呆。

「我是張新杰,這個是我們隊長韓文清,請問你的名字?」張新杰一絲不苟的開始偵詢,並沒有因為對方可能是犯人而有所失禮。

「葉修。」

「性別?」

「男。」

前面是一些普通的身家資料,問的差不多時,才開始問重點。

「今天晚上你在頂樓上是在跟誰說話?」

「鬼唄。」

張新杰點點頭,並沒有表達不滿,但在玻璃另一邊的張佳樂瞬間就炸毛了。

「他這是敷衍對吧?!這絕對是敷衍!」

一旁的林敬言同情的看了他一眼,今天晚上的事情大家都聽韓文清說過了,葉修現在說的這個回答很可能是真的,雖然不科學,但就是這樣不科學的事情發生在他們面前,而他們當中,最不能接受這種不科學的事情的,就是張佳樂。

「請告訴我們你昨天的行程。」

「昨天我睡到中午,然後起床後玩電腦到下午,出門買晚餐,回家,玩電腦,洗澡睡覺。」

「那請問有人能證明你昨天一整天都待在家裡嗎?」

「沒有,或許你可以調監視器?我的確是在晚上出門的,要不然你可以問問跟我打遊戲的朋友?雖然我覺得他們可能懶得幫我作證。」葉修聳聳肩的說。

「那今天早上到現在的行程?」

「跟昨天差不多吧,睡醒,玩電腦,買晚餐,然後就是剛好經過有人跳樓的地方,停下來看了一下,之後回家,晚上餓了出來買消夜,然後到頂樓陪個朋友聊天談心。」

聽起來貌似很正常,但最後一句讓現場所有警員都寒毛直豎。

「你說的朋友是誰?」張新杰問。

「唔.....應該能說吧?我說囉?好吧是那棟樓五樓的一個女人。」葉修剛剛看向玻璃外面,偵詢室的玻璃是單面的,由裡面往外看只會看到像是鏡子般的反射,而外面的人看進去是透明的,而葉修剛剛的視線卻是透過玻璃看向張佳樂。

「是五樓的哪一戶?」張新杰不為所動。

「哪一戶啊......我也忘了,總之你去查查看,五樓有一戶幾個月前才車禍去世的,就是她了。」

說完,玻璃外的其中一個警員馬上去查,不用幾分鐘後就確認了身分,並回報給偵詢室裡的韓文清跟張新杰。

「唉別問了,總之你們這個案件只能當作是自殺結案,總不可能說是鬼他殺的吧?」葉修幫他們總結著。

由於沒有證據,問也是一直圍著這打轉,沒有其他的進展,最後只能作罷放人回去,離開偵詢室時葉修還看了眼張佳樂的身後說了一句走啊,搞的張佳樂全身發毛。

原本以為這件事情到此為止,但沒想到下一次的案發現場還是碰到了葉修。

韓文清看著被綁在柱子上的葉修:「你怎麼在這裡?」

「當我想要嗎?這次我可是被害人啊。」葉修苦笑,聲音帶著沙啞。

這次似乎是一個殺人魔,而且很喪心病狂,他喜歡把人抓回來讓他不吃不喝個幾天,才來慢慢的折磨被害者,然而這個殺人魔的手法卻不是那麼高明,才殺到第二個人就被韓文清帶隊抓捕歸案。可之後卻從犯人口中說出他還關著一個人,而且警察絕對找不到,如果很久之後還是找不到那被害者也會活活餓死,警察開始搜查,最後是張新杰套話推測出具體的方向才找到被害者,但沒想到被害者居然是上個案子中的葉修。

眼前的葉修比之前看到的還要憔悴,推測是真的被餓了好幾天,韓文清幫葉修把繩子解開,葉修瞬間癱軟在韓文清身上暈了過去,韓文清把人抱起之後帶到屋外送上救護車。

等葉修休息了幾天後韓文清才帶張新杰到病房去探望並且問一些重要的問題,這次的案件倒是沒有跟不科學的東西有關,一切都只是巧合,葉修很巧的被殺人魔選上。

真的是巧合嗎?韓文清心裡疑惑,雖然他跟葉修不算熟,但直覺告訴他這不是一般的巧合。

葉修乖乖的配合偵詢後,又靜養了幾天,沒什麼大礙後才退院離開。

韓文清是真沒想到會在碰上葉修第三次。

這次是目擊證人,雖然只是個小事件,就一般的路上搶劫殺人,剛好被貓在一邊抽菸的葉修看到,葉修立馬起身跑走,沒想到對方卻追了上來,而葉修倒是聰明,他往人多的地方跑,跑到便利商點躲起來報警,然後韓文清來了,看到葉修,無言。

最後葉修還是把犯人的特徵跟穿著說清楚,韓文清一樣帶隊抓到犯人歸案。

一切都很正常,但每次都會遇上葉修,感覺又很不正常。

幾次下來後,韓文清發現在案件中遇上葉修的頻率不正常的高,他也就暗暗的開始注意,是不是這些事情其實都是葉修主導的,他請人跟蹤調查,回報葉修每天的行程,發現的確是都很正常,只是莫名其妙的會在某些他一定會出門的時候遇上突發狀況。

這下連韓文清都無奈了,做警察的,什麼人沒遇過?這種很容易碰上犯罪現場的人韓文清倒不是沒看過,看來葉修也屬這類人了。

有一天晚上,韓文清正在加班,有人說要外找,出來就看到葉修滿臉憔悴的坐在他們警局的沙發上,韓文清上前詢問是不是又遇到什麼案件了,葉修表示他被跟蹤了。

韓文清愣了一下,跟蹤這件事情是之前他請人去的,不過已經請人家撤了,所以現在這個是.....?

葉修把身旁一個紙袋裡的東西拿到桌上來,韓文清接過來之前還仔細的戴上手套,之後把袋子裡的東西一一拿出來,先是信件,再來是一些禮物,打開來是一些情趣用品,再來就是一張張偷拍葉修的照片,最後也是最大一盒東西,韓文清隱約聞到一點惡臭,拿出來打開居然是貓的屍體。

韓文清臉色嚴肅,葉修一臉心累的撫額說著情況,甚至說著說著還不小心睡著,看來真的是困擾不小,他看了一下信件第一封,時間標註是兩個月前,葉修顯然是忍了兩個月才來報案的。

「為什麼不早點報警?」韓文清臉色很差的問。

「原本以為沒什麼啊,誰知道現在連死貓都出現了,是想表達什麼啊?我不懂也不想懂。」

「那你現在過來是因為收到這個死貓是嗎?」

「嗯對,剛剛回到家後發現門沒鎖,走進去發現這個東西放在我桌上,而且房間似乎有被動過的跡象,我就把東西拿一拿到警局來了。」

就兩人認識以來,或許時間不算長吧,但是葉修一直都表現得挺有自信並且強大的樣子,就連在第二次案件時他也只是淡然的回應,好像就算他餓死在那裡也沒關係,雖然葉修不缺乏求生慾望,相反的,他在那個時候的求生慾望非常的高,到了現場看到的景象就知道,葉修有掙扎,甚至用了自己所能及的範圍繼續生存著,直到韓文清帶隊找到他為止。

這次很意外的會主動尋求幫助,韓文清心想。

葉修暫住在韓文清那裡一晚,但隔天卻有一個漂亮的女孩到警局說要找葉修。

「沐橙?你怎麼來了?我不是叫你去找葉秋嗎?」葉修意外的問。

「我很擔心你啊!你被騷擾這麼久了怎麼現在才想要報警!」蘇沐橙很擔心的問。

「請問這位是你的親戚還是?」韓文清看著葉修問。

「算是妹妹吧,我怕她危險叫他先去找我弟,沒想到沐橙會回來找我。」葉修感覺有點無奈。

沐橙,這個名字似乎有出現在跟蹤狂的威脅信上,他回頭翻了一下,是跟著死貓一起附上的紙條,上面寫著如果再不回應他的話就要去找蘇沐橙麻煩。

.......所以還是為了別人才尋求幫助的嗎?韓文清不知道為什麼對此有點惱火,或許是看不慣這種人吧,雖然討厭自私自利的傢伙,但這種只為別人著想卻不想著自己的傢伙實在是讓人悶的難受。

警方立案後立即保護葉修跟蘇沐橙兩人,並且開始追查對方的來歷身分,那陣子葉修跟蘇沐橙幾乎都住在韓文清的家中,韓文清家裡本來就離警局近,並且算是防護系統非常完善的社區,以往有需要暫時保護的證人之類的韓文清也都是直接往家裡帶。

不久後抓到犯人了,韓文清到偵詢室去,再次無言以對,那個跟蹤狂就是他請人去調查葉修的那個人,他也自首說自從那時候調查葉修後,即使韓文清結束這個請託,他還是情不自禁的一直去記錄他每天的生活細節,他想試試看如果介入對方的生活會怎麼樣?他就開始送信送禮物,但昨天卻看到他跟一位女性交往過密,他很不開心,路上經過殺了貓咪洩恨後他決定把貓咪送給葉修,告訴他現在的感受並且要他離開那個女性。

真相大白,犯人帶捕歸案,葉修跟蘇沐橙重獲自由,回家後蘇沐橙堅持要葉修搬家,反正現在這個家也只是租的,就換個地方租而已,葉修雖然覺得麻煩,卻沒辦法拒絕掉,最後還是搬家了。




然後韓文清就看到對面搬來個新鄰居,叫做葉修。

#END? 這不科學!!

#五月第二篇!!!!葉修生日倒數十天了我還差三篇啊QQ!!!!!!

#又開新坑!!!!!!!!!又開新坑啊QQ!!!!!!!!(槌地

單純就是個老韓警察,葉修表通靈 裏容易吸引怪事怪人的故事(炸

沒有好好發揮老葉看的到好兄弟的部分。・゚・(つд`゚)・゚・

原本還想說可以一篇完結,結果還是分了章節,而且我沒辦法確定是不是上中下就可以完結的,那還是標上章節好了(´・ω・`)
因為想要每篇看起來都是獨立的一篇,所以標題上的驚嘆號是篇數XD

這個腦洞其實開很久了XD,一直很想寫WWWWWW

然後我發覺我超喜歡把老韓寫成警察的,為什麼XDDDDDDDD

好吧老韓警察,帶感!我愛!

另外還有一個腦洞是老韓警察,葉修計程車司機,老韓又是警察XDDDDD

老韓真是萬年警察啊WWWWWWW

 
评论(9)
热度(65)
© 貝*=☆|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