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讓哥吃個夢、叁

#前篇:【韓葉】讓哥吃個夢【韓葉】讓哥吃個夢(續)

#有些部分描述的是古代,所以有點古風吧

#一篇完結,葉修是食夢魔,老韓是一般大學生

#灣家人,繁體字,私設有,OOC注意



韓文清下課後經過便利超商停了一下,思考著要買什麼回去給他家那位吃,雖然葉修不是人類,但自從葉修搶了他一半的便當去吃後他才知道食夢魔不是只吃惡夢。

那之後韓文清會時不時帶點東西給葉修,雖然葉修從沒主動說要吃什麼,但每次看到葉修開心的吃自己買回去的食物後,都會堅定下次繼續買食物回去的決定,這也導致他的花費漸漸變多,最近韓文清也開始打工賺錢。

回到宿舍,沒看到應該在玩電腦的食夢魔,韓文清把東西放在桌上,在房間找了一圈沒看到人。

晚上韓文清準備睡覺的時候葉修才慢慢從窗戶飄進來。

「葉修你晚上去哪了?」

葉修飄過韓文清身邊直鑽床鋪,彷彿沒聽到韓文清說話。

「葉修?葉修!」

「啊?老韓你叫我?」

韓文清覺得哪裡奇怪,現在仔細看葉修才發現他臉色潮紅精神渙散,感覺好像發燒了。

「你發燒了?」

「沒有啊……」

韓文清把手放到葉修頭上,手心傳來比一般體溫還高的溫度,不用量就知道這絕對是發高燒。

得知葉修發燒後韓文清第一個想法是……原來食夢魔也會生病?

但葉修這個非人他不知道能不能帶他去看醫生,成藥也不知道有沒有用,最後他還是去煮了粥,幫他敷冷毛巾。

葉修睡著後一直在冒汗,韓文清一直幫他擦汗到半夜,然後趴在床邊睡著了。

 

 

眼前是一片夢幻的原野,大草坪上有一棵超級大的樹,樹上嵌著很多小木屋,他看到很多穿著風格不一的人從小屋裡飄出來,飄到原野的邊緣後身影漸漸消失。

韓文清走到大樹下仰頭看,就看到其中一個屋子飄出一個肩扛紅色大傘的人,他知道他是誰。

「葉修!」韓文清喊住他。

葉修轉頭看向韓文清,用著一臉疑惑的表情飄下來問:「我認識你嗎?」

韓文清這時才注意到眼前的葉修長相雖然沒變,但感覺卻是一股稚氣跟輕狂,好似什麼事情都難不倒他的樣子,他認識的葉修雖然也是很強大,但表現上是輕鬆帶點內斂的自信,眼前的葉修卻是把"哥就是這麼屌"直接表現在臉上。

「等等,你不是食夢魔,人類怎麼會在這?」韓文清還沒回答,葉修又自顧自的說。

韓文清原本還想著該怎麼回答,卻又看到眼前的葉修沉吟了下繼續說。

「不行你不能待在這裡,我帶你離開。」

……以前怎麼沒發現葉修這麼多話?

葉修伸手準備要抓韓文清,韓文清在葉修碰到的一瞬間眼前陷入了一片黑暗。

 

 

「葉秋!葉秋!醒醒!快醒過來!」葉修的聲音很是焦急,韓文清醒來後看到一個大概十歲的小男孩趴在床上搖醒自己,仔細看這小男孩跟葉修有八分像,就好像是葉修的小時候。

韓文清身體不受控制的自己坐起,手撫著額頭,感覺頭有點痛。

「我怎麼了?」跟葉修很像的聲音從自己口中傳出,這句話不是韓文清說的,是這身體的主人。

「你又做惡夢了。」坐起身才發現葉修身上穿著的是古代的衣服,眼前的景色都是古色古香的木製家具。

「我睡了多久?」韓文清聽到自己,也就是葉秋問。

「不到兩個時辰。」葉修跟著他坐起身。

「這都第幾天了?!還讓不讓人睡啊!」葉秋有點崩潰。

葉修摸摸他的頭問要不要去沖個澡,韓文清這才感受到全身冷汗黏黏的很不舒服。

顯然葉秋也這麼覺得,葉修牽著葉秋一起到洗澡間,水都涼了,兩人合力升火煮水,等水熱了後兩人一起脫光一起泡澡。

……身為第一人稱的旁觀者表示眼前的畫面有點刺激,自己喜歡的人的小時候就這樣赤裸裸的在自己眼前用著以往都沒有的軟綿綿口氣跟葉秋說話,韓文清整個人都不好了。

其實小時候葉修的個性已經有韓文清認識的那種感覺了,只是這個葉修還小,還沒有他認識的那個葉修無恥沒下限。

韓文清透過洗澡水的折射看到了葉秋的長相,是跟葉修同一張臉,但卻比較有禮貌有氣質,雖然常常被葉修講到炸毛。韓文清心中有了猜測,大概是雙胞胎吧,隔天早上印證了他的猜測,管家很恭敬的稱呼葉修為大少爺,叫葉秋二少爺。

下午,一個僕人衝到葉修跟葉秋待這的書房稟報:「韓將軍光榮歸來!韓少爺跟韓將軍一起回到宅邸了!」

韓文清心臟跳了一大下。

葉修一聽到消息瞬間喜上眉梢,他很快站起來說著要去調侃老韓然後跑走,葉秋也起身跟在葉修後面跑。

葉修出大門,跑到旁邊的大房子外,站在大門下敲門,來開門的是僕役。

「我要找韓文清。」

「見過葉大少爺、葉二少爺,奴才這就去通報……」

「不用了。」一個有點低沉的童音從僕役身後傳來,葉修探頭看向僕役身後,就看到風塵僕僕的幼年版韓文清手抱胸冷冷的看著葉修。

「猜到你聽到消息就會馬上過來。」小韓文清說。

「知我者莫若韓文清!」葉修對韓文清笑了笑,然後他們互看兩秒,兩人突然一起衝向對方打了起來。

「又來了。」葉秋在一旁無奈撫額搖頭。

韓文清心中覺得很微妙,當面看到自己小時候的樣子感覺怪怪的。

兩人打到身上都掛了點小彩,然後被韓將軍吼停時立馬收手。

「你們在大門口鬧什麼!」

韓將軍氣勢兇猛,看上去不怒自威,是那種小孩一看到就會哭的類型。

沒想到老爸當將軍這麼霸氣,韓文清心想。

「「韓將軍好。」」葉修跟葉秋兩人走到韓將軍面前低頭打招呼,要不是葉修身上還掛著彩,不然任誰都會覺得這兩個是文弱書生。

「爹。」幼年韓文清在韓將軍面前乖的跟什麼一樣。

韓將軍抱胸看著眼前三個小孩不說話,三人大氣都不敢喘一下。

「葉修葉秋留下來吃飯。」命令句。

「「是。」」不要說他們孬,小孩在韓將軍面前能不哭就已經很厲害了。

如果他們抬頭仔細看韓將軍的表情,就會發現韓將軍心情超好,剛剛的沉默只是要他們反省一下他們胡鬧的打架,在韓將軍眼裡看來這只是孩子間的小打小鬧。

葉家兄弟回去報備了聲今晚到韓府上吃晚餐,然後給葉修包扎一下兩人換了身衣服就又到韓府上叨擾了。

飯桌上其實氣氛是很輕鬆的,但葉家兄弟的家教嚴,吃飯時是不會開口說話的,倒是出征打仗在軍營裡打滾的韓將軍不拘小節,吃到一半想說什麼就說什麼,葉二人跟小韓都是乖乖的吃飯偶爾嗯一聲表示有聽到。

吃完晚餐,一群人到大廳喝茶,這時才體現了葉修的大膽。

「韓將軍!說說你們怎麼打的勝仗!」

「哈哈!這就要從我軍被敵軍包圍時開始說起……」

葉修跟韓文清聽的很認真,時不時還會驚訝的呼出聲,反觀葉秋,韓文清感受到葉秋內心似乎是無聊的在神遊,雖然表面還是有做出認真聽的樣子。

葉家兄弟離開韓府,葉修一出韓家大門時就說:「以後我也要當個名揚天下的大將軍!」

「別鬧了我們家歷代都是宰相,可沒出過武將的,小心回去爹打斷你的腿。」

走沒幾步就回到自家門前,兩人話題也告一個段落。

兩人洗漱上床睡覺,韓文清又陷入一片黑暗。

 

 

隔天起床,韓文清眼前的景色大變,好像是同一個時代,眼前一樣是古色古香,但卻沒有之前看到的那樣繁華,現在眼前的房間破舊不堪簡陋至極,那人坐起身洗漱,走到銅鏡前韓文清看到的是一個有著一頭美麗的長髮,髮色偏淺長相甜美的女人。

……這次我附到女人身上了?韓文清感覺有點微妙。

就看這美麗的女人把頭髮簡單的綁在後腦,俐落的馬尾跟韓文清之前看到的不太一樣,韓文清那時看到韓將軍的妻子,頭髮盤上並且插了一堆簪子髮飾,雖然論誇張程度還不及葉家的夫人,但古時候的女子幾乎都會這樣盤髮的。

而眼前這名女人卻只是簡單的綁起所有頭髮,身穿勁裝,感覺不太像是一般女孩會有的打扮。

女人走出房門直直走到大廳,路上遇到不少巡邏的士兵,卻都朝女人行禮,女人腳下不停,只稍回禮就繼續往大廳方向走。

「葉修哥!你是不是還沒去睡!」女人一走到大廳內就看到葉修坐在主位上閉目養神,聽到女人的聲音也只是張開眼睛。

「沐橙你怎麼不多睡會。」葉修開口,聲音低啞的不行,女人,也就是蘇沐橙擔憂的心情毫不掩飾的傳達給韓文清。

「葉修哥你幾天沒睡了再不休息身體會撐不住的!」

「身為將軍必須要做好榜樣給下面的人看,既下令要守,就必須陪著士兵們一起守。」

蘇沐橙焦急但卻也知道勸不了葉修,最後只能上前坐到葉修身旁陪他守。

午餐時間,士兵端著食物上前,一看之下卻是半碗白飯配水,兩人都沒有意外的吃下,韓文清似乎知道現在狀況多艱辛。

一名看起來尚年輕的士兵來到大廳稟報。

「葉將軍,這是最後一餐了,米飯已經沒有了,如果再不出城攻打,那我們將活活餓死。」

「朝廷在幹什麼?!這裡至少還有他們幾百個人民,都已經十天了卻絲毫沒有來援的意思!是真的要棄城了嗎?!」蘇沐橙受不了的大吼。

「沐橙。」葉修說了聲,蘇沐橙才冷靜了下來。

「邱非,去把士兵召集起來。」

「是,將軍。」邱非退下後去執行命令。

「走吧,該出征了。」葉修淡淡的說。

到了操練場,所有士兵已經集結完成,葉修走到台前吩咐拿酒給大家,所有人隱約知道接下來要發生的事,都靜靜的看著他們一直以來都信任的將軍。

待大家都手拿一碗酒,葉修朝大家舉起酒來大聲說道。

「朝廷可以負我,但我不能負天下人,就算是為了這個城裡的幾百人,我還是會堅守到底。現在,已經到了不得不出戰的時機了,管他狗屁朝廷的守城命令,現在,我們就只為不負城內人民、只為不負自己身為軍人的驕傲,出戰!」

葉修帶頭喝下他那碗酒,並且把碗朝地上砸碎,眾士兵也跟著大喊出戰,然後跟葉修一樣喝完酒砸碎碗。

蘇沐橙也是跟眾士兵一樣,並且在大家各就各位時,她帶著一對人馬到城牆上就位,城牆上有很多台巨大的弓箭,大家各自兩人兩人一組控制一台大弓箭。

韓文清看到遠處有上萬人包圍著這座城但卻不攻打,當城門開啟時他看到對面敵軍很快準備起來,上萬人就這樣欺近城外,待到了弓箭的射程範圍時他們繼續等,等到敵方衝殺過來,蘇沐橙才下令放箭。

身為現代人的韓文清對戰爭不是很了解,但蘇沐橙的視線時不時飄到葉修身上,讓韓文清知道葉修就在那。將軍的葉修也真不是蓋的,看他揮舞著通黑的黑色長矛,身周只要有人靠近就會被那強而有力的矛揮至落馬,真要說人數,我方是比不上敵方的,但論損傷程度,雙方卻不相上下,這也難怪明明人少敵人卻不敢攻打,原來葉修這邊的人都是精銳,敵人不想損傷慘重只能消耗他們了。

他看到己方的人越來越少,敵方的人成三四倍的速度在死,這樣看來葉修這邊戰到最後雖然人死光了,但敵方也死到只剩他們的將軍吧。然而現在場上我方只剩下二十幾人時,突然遠方來了一隊人馬,雖然只有上百人,但卻能改變眼下這場戰役的結果,到底是勝是負就看他們是來幫誰的了。

「是韓將軍!!」蘇沐橙喜出望外的喊,在城牆上的士兵顯然也都注意到了。

還在努力橫掃敵軍的葉修顯然沒發現遠處有援軍,他們繼續拼盡全力,待他覺得壓力驟減的時候才發現遠處有另一隊人馬在幫他們攻打敵人的後方,現在敵方腹背受敵,最後葉修跟韓文清一起打到對方將軍面前,葉修用通黑長矛把敵將掃落在地,韓文清衝上去一頓暴揍。

「老韓啊,怎麼這麼晚才來?」

「抱歉來晚了。」

葉修聳聳肩,人一放鬆就從馬上掉下來,韓文清即時接住他。

把剩下的敵人俘虜後,韓文清把人帶回他們原本守的城裡,原以為要被佔領的民眾們一聽到打了勝仗,全都高興的衝出來迎接將軍,就看韓將軍抱著葉將軍同騎一匹馬入城,那畫面不要太美好。

到了葉修下榻的地方後立馬讓軍醫檢查,只有大腿上有許多刀傷,並沒有致命的傷口。葉修很快就醒來,雖然多天沒睡,但他還是掛心著戰況。

「贏了,敵將被我們活捉,我有帶物資來。」韓將軍大概描述了一下狀況。

葉修聽了就躺回床上,臉上表情這才松懈下來。

「還真虧陶軒肯放你來援。」

韓文清沉默不語,葉修察覺到事有蹊蹺。

「你不是抗令出戰的吧?」

韓文清還是不說話。

「哎呦這下糟了。」雖然這麼說,但口氣還是輕鬆的,畢竟都打了勝仗,還俘虜敵將,真要論罪也不會太嚴重。

然而很快就有士兵前來通知,要韓將軍跟葉將軍即刻回朝廷覆命。

葉修帶著傷跟韓文清一起出發,蘇沐橙放心不下也跟著去,守城的重則大任交給了方銳。

一路上無語,葉修受傷再加上許多天沒睡,所以買了馬車讓葉修跟蘇沐橙在裡面休息,其他韓文清帶了幾個精銳一起上路。雖然是在馬車內休息,環境說不上好,但葉修卻雷打不動的一覺睡回京城,蘇沐橙倒是要照顧葉修而一直沒睡。

到了京城後他們稍微整理了下衣著,就去面聖,你說現在半夜?是皇上命令他們即刻覆命的誰管什麼時候。

結果通報皇上,皇上卻說明早在審,葉修、蘇沐橙、韓文清三人就這樣被晾在大廳,也沒說要讓他們回去。

他們就在那邊站到早上,直到皇上穿好衣服去大殿上早朝,三人才跟著到早朝上去。

「朕不是下令要你守城嗎?葉將軍。」

「回皇上,要是不出兵也是等死,所以決定在我軍還有力氣時出兵,如果都是同樣的結果,那我寧願戰死沙場。」

整個朝堂上的人都大抽一口氣,只有葉修敢這樣跟皇上說話。

「那韓將軍怎麼回事?朕聽說陶軒可是下令任何人都不准擅自行動的。」

「回皇上,在下是自己決定帶隊過去幫忙的,與其他人無關。」

「朕素聞你們二人私下關係極好,沒想到兩人同時抗命出兵,這是要造反了?!」

朝堂上所有人同時下跪,只有韓文清跟葉修是站著的。

「皇上,韓將軍出兵是我派人過去唆使的,韓將軍以為已經解除禁令才出兵,而我派去的士兵如今已戰死,故無法交出那名士兵,一切都是我一手安排的。」

韓文清不敢置信的瞪大眼睛看向葉修,葉修坦蕩蕩的看著皇上,皇上氣急反笑。

「好一個葉修,好一個一手安排!來人,拖下去!」

蘇沐橙驚慌失措的磕頭哭喊。

「皇上請息怒!葉將軍只是為了打勝仗!現在百姓都知道葉將軍跟韓將軍是您派去的,百姓都高呼皇上英明神武啊皇上!」

皇上似乎緩了緩,說道:「此話當真?」

「回皇上,是的,小女沒必要騙您。」

被扣押的葉修被皇上喊停,他重新判決,把葉修調去守邊疆,十年不得歸來。

 

 

回去後韓文清措不及防的一拳打向葉修,葉修沒防備下被打個正著。

「老韓你幹什麼?」

韓文清死瞪著他。

「老韓你……別氣啊,我不這麼說的話被罰的就是兩個人了。」

「那就給他罰!」

「話不是這樣說的啊,有辦法幹嘛不用。」

韓文清臉色難看的死瞪著他,葉修揮了揮手說要回趟家通知一下,即使老頭子不歡迎他。

他們已經回到附近了,各自站在自家大門前各自回家。蘇沐橙是跟著葉修一起走的,她跟著葉修一起進葉府,葉秋一聽到葉修回來就衝出來看他哥,而全身是傷的葉修讓葉秋臉色凝重了幾分。

「混帳哥哥終於肯回來了啊!」

「笨蛋弟弟我回來了。」葉修笑著雙臂大張,就看葉秋猶豫了下才過去一個狠抱,葉秋這才有人真的回來的實感。

「哥接下來十年不會回來了,笨蛋弟弟別太想我啊,我看你晚上沒跟我一起睡都睡不著吧。」

「你才睡不著!」葉秋立馬跳腳。

「看你黑眼圈重的,多久沒睡啦?」

「昨晚有睡兩個時辰啦。」

兩人邊聊邊走回房,葉修給蘇沐橙安排客房,蘇沐橙回房後先是累的躺床小睡,韓文清又進入一片黑暗中。

 

 

韓文清慢慢張開眼睛,眼前有點濕潤,身體沉重的沒辦法動,他眼球左右看了下,發現自己躺在葉府裡動彈不得,不知道現在是附在誰身上,就聽自己發出很低沉的聲音:「混帳哥哥……」

韓文清一秒知道自己現在附在葉秋身上。

就聽外面馬蹄聲由遠至近最後停下鳴叫,有個人風風火火的走進來,是葉修。

「葉秋你感覺怎麼樣?」

「混帳哥哥你怎麼回來了……」

「當然是回來看你啊,笨蛋弟弟。」

「還沒滿十年……」

「有什麼關系,哥才不怕。」

「哥……」

「快睡吧,我在這陪著你。」

葉秋心裡無奈,他當然也想睡,但每次閉上眼睛不到多久就會被眼前的景象嚇醒,他真的已經好久沒真的睡著了。

韓文清感受著葉秋的心情,他發現這似乎跟他以前做惡夢的情況很像。

閉上眼睛不久,就看到葉修被五馬分屍,葉秋又嚇醒了,看到旁邊握住他手的葉修,葉秋覺得很想哭。

「葉秋你怎麼了?」

「哥…不要死……」

「你不會死的,我在。」

「你……不要死……」

葉修這才聽懂葉秋是叫他不要死。

「呵呵,現在躺床動不了的是你不是我,你就不用擔心我了,我會活的比你還久。」

「嗯……」葉秋說完這句話,氣息漸漸變淺直到斷了氣。

韓文清從葉秋身體飄出,看到葉修一直喊著葉秋的名字,而葉秋早已醒不過來了。

韓文清現在以第三人稱一直跟在葉修身邊,他看到葉修忙進忙出的到半夜才上床去睡,然而他才剛瞇眼,就被夢裡眼前的景象嚇醒。

「好啊,原來是你們找我弟麻煩!有種來找我啊幹什麼弄死我弟!」葉修才說完,就看到一團黑影包圍住葉修,葉修似乎沒辦法呼吸似的掙扎了下,最後瞪大眼斷了氣。

葉家一次死了兩人,皇上也不忍再怪罪葉修忤逆聖旨中途返鄉。

 

 

韓文清眼前漸漸黑了下去,又回到一開始那個夢幻的大草坪,葉修身周伴隨著侵蝕他的黑影從天空一路向下掉,葉修昏迷不醒,任由那些黑影一直竄入自己體內,直到黑影全部跑進自己體內後,葉修睜開眼睛,然後一個翻身飄了起來。

「……這是哪?」葉修滿臉疑惑。

有人走過去問他是誰,葉修表示不知道,對方跟他說了下狀況,順便告知他是食夢魔,餓的話自己去找夢吃。

葉修身上還穿著死時的衣服,他翻了下衣服上下,發現腰上有配戴著一個刻著字的木頭,上面寫著葉修。

葉修就把這當做自己的名字了,一身多餘的裝備被葉修扒了下來,只剩下貼身衣物。葉修轉身走過韓文清身旁,就像沒看見韓文清似的直接走過。

韓文清想跟上去看看變成食夢魔的葉修接下去會怎麼樣,結果手腕一陣拉扯的感覺,他回頭看到他認識的那個葉修正撐著紅色的大傘拉著他不放。

「原來你在這。」韓文清感覺這語氣似乎有點無奈。

韓文清原本想張口回些什麼話,但卻腦中一片空白說不出話來,葉修嘖了一聲提起傘朝前開了一槍,夢境變成一片一片的碎片,然後分別進入葉修跟韓文清體內,隨著碎片的進入,韓文清感覺頭痛欲裂,然後被驚醒了。

葉修的臉放大了好幾倍在自己眼前,額頭熱熱的似乎剛剛額頭碰著額頭才剛離開,他覺得全身沉的很,頭也痛的不行。

「老韓啊,咱們食夢魔要是感冒了就直接傳導給人類就沒事了,在不然也是吃幾個營養的夢,你這麼急著把感冒傳染給自己幹什麼?」

「你........咳咳...........」韓文清發現自己喉嚨燒燙到幾乎沒辦法說話。

葉修飄落地面後去裝了杯水給韓文清。

「我....怎麼了?」喝了水的韓文清終於能說完一句話。

「你差點迷失在幻境中,你有沒有聽說過生病後的人睡著睡著就這樣走掉?你剛剛就像那樣。」

「那我看到的景象......?」

「大部分是幻覺吧,有時候是時空錯亂。」

「所以我看到的那個確實是你的過去?」說完韓文清又咳了兩聲。

「你說什麼過去?是說剛剛看到的那個葉修?」

韓文清愣了下,他發現原來葉修不知道自己生前的事情。

「你知道蘇沐橙嗎?」他試探的問。

「你是說之前高中跟你同校的校花嗎?」葉修思考了下,似乎想到什麼他臉色有點沉下來。

「別到現在才跟我說你喜歡她。」

「沒有。」韓文清放鬆的躺下來,其實他剛剛被葉修那句話搞的心情很好,至少他們之間不是只有他單方面的感情。

「所以你到底怎麼突然提起蘇沐橙?」

「在夢中有看到你吃過她的夢。」韓文清隨口掰了句,沒想到葉修倒是釋然的點了點頭,大概是真的吃過蘇沐橙的夢吧。

看來葉修的那段過去他自己並不知道,其實韓文清跟葉修的緣份糾葛從那時候就開始了,直到現在他投胎又當了一世的人後依然遇到葉修。


而這點葉修反而不知情,卻又跟自己走到一起。


#END


#私設如山(抹臉) 就,別計較細節了吧_(:3 」∠ )_ 

就是想表達命中注定愛上你(X

沒想到這篇居然會有第三篇,其實我自己是還滿喜歡這篇的設定,剛好想寫一點古風的東西就把他合併起來寫了XD

 
评论(7)
热度(26)
© 貝*=☆|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