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葉】葉修葉修幾月開

#老韓在的時候開ᕕ ( ᐛ ) ᕗ(三小

#古風架空,韓除妖師、葉花妖

#短篇撸一發,覺得不小心閒置太久了(´・ω・`)

#灣家人,繁體字,OOC注意



這世道上到處都是殺人放火的妖孽,但並非所有妖怪都是壞的,有一大部分的妖怪是維持世間正常運做的存在,例如灶神那類的就是跟人類和平相處的存在。

而判斷妖怪是否為惡並且消滅他們的任務就是除妖師的工作。


韓文清是個除妖師,他以一副凶惡的長相跟他無人可擋的拳頭打片天下為惡的妖孽,現在因為這個地區的妖孽被他清除跟管制的差不多了,他又換了一個地區準備在那裡小住一段時間。

到了下一個地方,他看到一間破舊屋子,詢問了附近的人,他們說那裡鬧鬼所以沒人住,而且房子的主人很久以前就因為鬧鬼所以死在房內,韓文清聽了決定住到那裡一探究竟,村人都極盡的阻止,卻在看到韓文清堅決的恐怖臉色後噤了聲。

韓文清進到屋內,全神戒備的搜著所有房間,房間看上去只是多年無人居住灰塵積的很厚,家具整齊擺放並無任何屍體,也沒有乞丐之類的借住在此而留下居住的痕跡,這反而讓韓文清更加戒備。依照韓文清的經驗來看,真的沒有人住的地方才有問題,那些乞丐跟亡命之徒才不管傳聞是否鬧鬼,能居住的地方他們一定會進來躲一躲,而真的有鬼的地方才是那些人也不敢接近的。

韓文清整理了一間房間自己住了進去。

晚上,韓文清感覺陰風陣陣,窗戶外似乎有視線看著自己,他起身安靜的走到窗戶邊,往外看卻什麼都沒有,只看到一棵已經枯掉的大樹。可能是陳年老舊了,窗戶上的窗子已經不見了,沒有能擋住風的窗子無法阻止風往屋裡吹,韓文清躺在床上看向窗子,依然能看到在外面的那棵樹。

待韓文清意識漸漸朦朧之時,院子的那棵樹上似乎隱約出現一個人影。


隔天早上韓文清到附近跟村民打聽,一開始村民都挺害怕他的,韓文清表明自己是除妖師並且會住在這裡一陣子,想問問有沒有什麼妖怪殺人的傳聞,村民一聽是除妖師,也不管害不害怕的圍上來七嘴八舌的說著,有深山會吃人的惡虎、有會吸男人精氣的狐狸精、有蜘蛛精白骨精......等等,韓文清聽了默記在心,之後一段時間幾乎都是在處理這些事情,反倒是問了那間舊屋的事情,只有少部分年紀大的長輩能說出那邊鬧鬼的詳情,而大家都知道那邊害死過主人的傳言讓人不敢靠近,僅此而已。


其中一個老婆婆對那間屋子的事情講述的最為詳細。

「那間屋子啊,有一棵很漂亮的紅梅花樹,每到冬天時就會看到它開出漂亮的紅梅,小時後我在除夕夜守夜無聊的時候會過去賞梅,村裡的人有些人也會過去,那時候屋裡的主人就會泡杯熱茶給我們暖手,屋子的主人是一個看上去溫文儒雅的男子,但卻是一個製作武器的鍛造師。但有一年那棵梅花樹卻不開了,鍛造師也不見蹤影,從那之後,梅花樹就沒有開過,但聽說經過借住的旅人晚上會看到梅花開,旅人被那畫面美的迷住了,靠近梅花樹一看才發現那梅花點點居然是血在滴,抬頭一看看見一具屍體躺在樹上空洞著眼在看他,旅人尖叫著跑走,之後也常常聽到借住在那的人說晚上看到樹在滴血,也就沒人敢住了。」

韓文清聽了心裡大概有個底,他問:「請問梅花樹不在開花是大概在什麼時候?」

「大概是我出嫁之前吧?那年冬天我剛十八,得知要嫁人時有一度心裡緊張,慌張的跑去看梅花樹,卻沒看到梅花樹開花,我跑去敲門也沒看到男子出現,我進屋一看卻發現已經人去樓空了,但在走到男子住的那間房間往窗外看時卻看到梅花樹慢慢的開花了,我一時開心直接躍過窗子跑到梅花樹下,梅花樹依舊美麗得令人目眩,但那梅花卻是曇花一現,從開花到枯萎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好似在鼓勵我又好似在跟我道別。」老婆婆神情懷念的說著,眼角有些泛淚。

「在那之後就沒在看到梅花樹開了,我不信那些旅人說梅花樹在滴血,它是棵好梅花,所以才守著主人的屋子,我永遠也不會忘記那天晚上那曇花一現的梅花。」

韓文清點頭道別了老婆婆,老婆婆看上去大概七十幾歲了,算算時間距今已經有五十幾年了。

每天晚上處理完深山中的其他妖孽後,回屋洗澡吃飯上床睡覺,雖然一直都有視線看著自己的感覺,卻不是惡意的視線,韓文清昏昏沉沉的睡去,窗子邊隱隱出現一個人隱趴在窗子上看韓文清。


隔天一早韓文清醒來,依然是一天的除妖,跟平常毫無兩樣的行程,回來後洗澡吃飯睡覺,依然感覺到視線,韓文清慢慢的睡去,今天那個人已經走到屋內來站在床邊,環抱著胸看韓文清,似乎是有一點不解的歪著頭。

隔天晚上,韓文清睡著之時,那個人影已經走到了床沿,在那人影身手朝他碰去的時後韓文清翻身起來出拳攻擊,那人影閃過攻擊後房內一陣強風,人影瞬間不見,韓文清沖到窗邊看到人影正往梅花樹跑,韓文清翻過窗子追了過去。

那人上了樹躲在樹後,韓文清大聲的對梅花樹喊。

「你就是梅花樹精吧?出來吧!我知道是你。」

那人從梅花樹上探頭偷看了一下確定不會被攻擊後,一個翻身做在樹枝上居高臨下的看著韓文清,他晃著腿一臉輕鬆的笑容,他皮膚白皙,一頭雜亂的黑髮,身穿奇怪樣式的服裝,一身紅白綠的配色很容易讓人聯想到梅花。

「除妖師大人,我沒殺人放火姦淫擄掠,應該是不需要除掉我的吧?」

「是不需要,但你裝神弄鬼的嚇唬村民跟旅人,這些你要怎麼說?」

「大人有所不知啊!哪有到處亂翻屋內物品的旅人呢?」

韓文清皺眉。「所以你一直守在這邊,守這這間屋子到底有何意義?」

葉修忍俊不住笑了出來,還越笑越誇張,最後是趴在樹上笑到喘不過氣來。

「你....哈哈!你有看過能自己離開自己本體的花妖嗎?!你不是除妖師嗎你傻啦?」

韓文清頓時腦羞,其實他看過的都是把自己的本體精煉後藏在自己身上帶著走的花妖,雖然那些花妖都是為惡的妖孽,除之而後快,現在猛然驚覺自己已經被妖孽的行為限制住思想著實讓人不快。眼前這個是難得正派思想的妖怪,對花妖來說,永遠守著一個地方其實是很無趣的,他們寧願先殺人把自己精煉後去人世遊玩被除妖師殺掉,也不願永遠待在同一個地方好幾百年。

「妖怪就要有妖怪的樣子,我一直待在自己的樹上偶爾嚇嚇人愉悅一下自己,這樣也要被除掉嗎?」

「是不用,既然沒有殺過人,那你就只是個妖怪而不是妖孽。只是你為何不開花?」

「哥又沒造成別人的麻煩,我想開花的時後開花,不想開的時候不開,僅此而已。」

「你這樣不按照世間定律不行。」韓文清皺眉。

葉修笑而不語,他的笑容越來越大,韓文清注意到身周開始瀰漫強烈的妖氣,他警戒著,但卻只看到葉修笑著然後樹上慢慢綻放美麗的紅梅花,葉修坐在花海中笑著,紅梅花盛開,畫面美的讓人目不轉睛,可能是因為現在是冬天的關係,地上積著薄雪,天空高掛著圓月,葉修背對著月光感覺就像是自己泛著光芒一般,每一朵梅花感覺都像是在發光,梅花隨風飄落在雪上,紅色點綴著雪地,眼前的一切如夢似幻般的極度不真實。

韓文清第一次看到如此美景,他不是沒觀賞過美景,但讓他如此神迷的還是頭一遭。

但不過一刻鐘的時間,梅花通通飄散在地,樹上剩下的梅花幾乎都已經枯萎了,梅花樹再次回到一開始的狀態,只有樹幹佇立在那兒,好似剛剛發生過的都是假像,都是自己的幻想,或是如夢一場。

韓文清感受到周圍的妖氣漸漸變弱,直至幾乎感受不到,他這才懂了原來他一直沒發現葉修是因為他妖氣真的太弱了,不靠近的話幾乎是感覺不到,他站在樹下,感受到妖氣近乎於無,而樹上的葉修不知道什麼時候消失不見了。


韓文清住在那裡一陣子,有時離開幾個月去遠一點的地方除妖,但總是會回來,葉修晚上偶爾會出現找他聊天,會問他除妖的經歷、會問他外面的趣事、問他村民對他的看法,其實一開始葉修並不太問自己的事情,但有一次韓文清說了下他在村民中是怎麼樣的傳聞後葉修就樂了,也順道跟韓文清說了以前的事情。

葉修說他已經活了兩百年,平常除了冬天以外都是在睡覺,有一年冬天看到有人在自己樹旁開始建屋子,隔年冬天就已經把屋子建好,屋子的主人是個很有趣的男人,他感受的到妖氣,看的到妖怪,叫做蘇沐秋,他有一個妹妹叫做蘇沐橙,蘇沐橙很喜歡梅花所以才把房子蓋在梅花旁。

蘇沐秋是專門製作武器的鍛造師,雖然他做出來的武器葉修永遠看不懂,一般大家都鍛造刀啊劍啊,但他鍛造的東西卻是不知道怎麼使用的暗器啊、法杖啊、盤子器皿之類的。有一次他做出奇怪的傘,他愛不釋手,隔年卻沒看到那把傘的蹤跡,其間他還做出一把矛給葉修要葉修跟自己對練,但因為葉修只有冬天時醒著,所以他們每年相處的時間也就那幾個月。蘇沐橙長大後是一個漂亮的姑娘,但卻是個會用弩的飆悍姑娘,有一次冬天葉修看到有人來找蘇沐秋買他鍛造的武器,他才知道,蘇沐秋是鍛造除妖師的武器,而蘇沐橙則成為一個除妖師。後來葉修有時醒來沒看到蘇家兄妹,有時他們會回來過年,直至有一年回來的只有蘇沐橙,才告知了葉修蘇沐秋已經過世了。葉修點了點頭,摸了摸蘇沐橙的頭,蘇沐橙才卸下她表面的堅強撲在葉修懷裡哭。蘇沐橙後來也沒有住在那裡,只有每年冬天過年會回來跟葉修相處幾天又離開,這樣過了好幾年,直至蘇沐橙也不在出現。

葉修用著講述故事的口吻說著,似乎不是在說自己的事情,但韓文清聽了卻能感受到妖怪壽命長的悲哀。韓文清並沒有問葉修為什麼不能開花,也沒問說從什麼時候沒在開花,只是像葉修形容他摸了摸蘇沐橙的頭一般摸了摸葉修的頭,葉修瞬間用奇怪的眼神看他,韓文清才尷尬的收回手。


就這樣平淡的相處了幾年,韓文清發現葉修越來越少出現,而且妖氣也越來越弱,他推測可能是太常現形了導致自身越來越虛弱,韓文清在外地除妖的時候都會順便到處打聽怎麼讓葉修復原,但都沒用,因為妖怪如果要用其他方法增強妖力,那就只有殺人了。


這次韓文清回到舊屋住了一兩個月,葉修都沒有出現,他覺得不對勁,雖然葉修的妖力是很弱沒錯,但還不致於無法現形,韓文清在梅花樹附近調查了一下,結果卻發現他一直感受到的妖力不是梅花樹本身,而是在梅花樹根下的土裡,而現在梅花樹本身的妖力已經弱到幾乎感受不到了,韓文清就是被這一樣的妖力給騙了忽視梅花樹本身已無妖力。

韓文清有一點心慌,他拿了鏟子開始挖樹根的土,在半尺深的地方看到一個奇怪的尖物,他把附近的土挖開來,發現是一個把傘,妖氣就是從傘上發出來的,似乎是這個東西一直吸收著梅花樹的妖力所以才會讓葉修越來越虛弱的,韓文清把傘給拿了出來,瞬間聽到葉修痛苦的悶哼一聲,然後妖氣四散,梅花樹綻放出比上次更美麗的紅梅,葉修坐在樹枝上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然後撐著頭慵懶的向下望。

「早安啊老韓。」

「你睡過頭了。」

「沒有啊這時間醒來倒是剛剛好。」

「我剛從你的樹根挖出這個,這是什麼?」

葉修看著韓文清手上的紙傘一臉疑惑,回想了一下後想到什麼辦恍然。

「這不是沐秋那時候做出的那把奇怪的傘嗎?我還以為不見了,居然埋在樹根裡。」

「你不知道?」

葉修搖了搖頭。

韓文清皺眉,把這東西埋在樹根裡吸收葉修的妖力到底有何目的?聽葉修的形容,他們交情可不錯了,應該是不會害他的才對啊?

可是萬事無絕對,再加上他又沒有跟對方相處過,把這東西埋著吸收葉修的妖力五十幾年了,這東西應該是很強的法器。

韓文清把東西擺在房間的窗邊,讓葉修能看到那把傘。現在葉修已經能讓梅花正常綻放,梅花樹花開了一整個冬天,葉修也每天出現跟韓文清閒嗑牙,直到春天,韓文清要離開了,他跟葉修說要把傘帶去除妖師本部研究,葉修無所謂的點頭,但在韓文清離開數十里時,葉修卻無聲無息的出現在韓文清身後。

「你怎麼在這?」韓文清感受到有人後轉身,卻發現身後的人是葉修。

葉修一臉疑惑的搖頭,「我也不知道,就感覺到有股力量在拉著我走。」

葉修走近伸手把傘拿了過去,在原地開傘,研究了一下後還是不太懂,好像隱約知道現在他是附在這把傘上。

「我好像附在這把傘上了?」葉修很順手的轉著手上的傘,然後把傘一個推到底,傘變成了矛的樣子,韓文清愣了下,就看葉修毫無阻礙的把手中的傘變成各種型態。

「你好像很熟這把傘?」

「以前跟沐秋對打的時候有玩過這把傘。」

然而葉修的妖力恢復之後好像變得太過強大,有些比較強的妖怪想過來併吞葉修,而偷偷埋伏在一旁,韓文清根葉修對看一眼,很有默契的合力攻擊那隻妖怪。


韓文清帶葉修到除妖師總部,他帶葉修去微草找王杰希,王杰希把傘拿去研究,葉修無法離開傘太遠,導致韓文清也待在微草一陣子,嚇的微草的徒弟們除了練武之外不敢出門。王杰希為了自己的徒弟們只好快點把葉修研究出個結果,最後他找來韓文清一起說了葉修的狀況。

「葉修原本是那棵樹的花妖,由於他的妖力很強大所以可以活個幾百年沒問題,可是五十年前有人把這法器埋到葉修的樹根,這些是由葉修轉述的,後面是我推斷的,法器吸收葉修的妖力,直到最後法器跟梅花樹幾乎已經同化了,韓文清把法器挖了出來,把已經同化的法器跟梅花樹分開,葉修本身因此轉移到存有比較多他的妖力的法器上。」

兩人聽得一愣一愣的,真的可以這樣嗎?

「這樣的話那花妖不用殺人就可以轉移本體了?」韓文清皺眉。

「並非如此,這個法器是頭一次看到,製作方法也不知道,研究過後還是不知道為什麼能吸收如此多的妖力,一般能吸收妖力的法器通常會有一個上限值,超過了法器就壞了,從來都沒有一個法器的上限值這麼深不可測。」

葉修聳聳肩,他不太在乎,反正一直以來待在梅花樹已經習慣了,所以對世間並無太多疑惑。

離開微草後韓文清問。

「接下來你要怎麼辦?」

「什麼怎麼辦?」

「你現在可以自由活動了。」

「可以自由活動要幹什麼?」

「你想幹什麼?」

「......跟你一起當除妖師?」

「......你認真的?」

「不然我暫時想不到要做什麼。」


從此之後妖界就傳聞除妖師裡有一對奇妙的組合,一個黑臉除妖師帶著一個撐著傘在一旁除了飄花外沒什麼用的花妖到處除妖。


「可惡那個姓韓的除妖師太強了!我們對那個花妖下手好了!」一群小妖怪在謀劃著。

然後小妖怪們就被葉修打爆了。

「是誰說那個花妖沒什麼用的?!」小妖怪欲哭無淚。

「小妖怪還太嫩囉,傳聞都是不可信的。」葉修跨坐在其中一個小妖怪背上,旁邊一個小妖怪的雙眼發光的衝到葉修面前,雙腳跪下大喊著:「老大!在下包子,請收我為徒!」

葉修一臉錯愕。

韓文清一臉黑的看著葉修身後帶著一個小妖怪,小妖怪還自己帶著一個手下,葉修一臉我也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的看著韓文清。


在這之後,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一個史上第一個妖怪當除妖師並且帶著一群有人類又有妖怪一起除妖的故事(笑)。


#END


#老韓對葉修 一 ‧ 見 ‧ 鍾 ‧ 情 AwA


#來說說近況,前一陣子在搞畢業的事情,之後幫家裡工作、接代妝、CWT40,然後就是一個腦中有構想,文章卻寫不出來的狀態,所以可以說是在擺爛吧_(:3 」∠ )_ 而且之前三月五月燃燒過頭,之後後繼無力,一直沒更新實在抱歉_(:3 」∠ )_

先撸個小短篇出來練手感,可能描述的內容太多,不過就.....這樣吧(゚∀。)

一開頭的內容不知道為什麼感覺很像在寫鬼故事XDDDD 果然是寫這不科學寫的太入戲了嗎wwwww

 
评论(3)
热度(64)
© 貝*=☆|Powered by LOFTER